因为有你,我便繁花似锦
2012 0

艾叶

2022/7/26 4:39:30   


 “我要是不在了,我怕她孤单,没人陪她看花了。”
 
 
 
 
 
 
 
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;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 
 
 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很多人的故事都是这样,不知从何时开始我的心里有了你的位置。好像是悄悄地生根发芽,又好像是猛然闯入一般。
 
 
 
 
 
01
 
 
 
淡蓝的天际泛着初光,片片橙黄的光晕洒下来,透过窗沿洒在病房的墙壁上,白色的墙壁披上了一层金沙。微风拂过,蓝色的窗帘随风舞动。花影就在眼前,映着玻璃浮动,心也跟着浮动起来。
 
 
 
两个穿着纯白制服的小护士推开门,“罗爷爷,我们要去手术室了。”
 
 
 
白色病房的空气忽然静止,“滴滴滴——”呼吸机依旧正常运作着,“老头子,别害怕,等你动完手术,我们就去看花。春天到了,缘湖的花又开了。”
 
 
 
窗外,一树树花开,浓厚的白层层铺开,淡淡的金沙在那纤柔的花瓣上,留下了深深的一笔。花儿似乎终于找到了力量,舒展开了,一片、两片……一朵、两朵……缀在窗外那几只细枝上,错落有致。大樟树也挥动着枝叶。
 
 
 
“小赵姑娘你就别跟着了,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老先生隔着呼吸机轻声说道。
 
 
 
病房外,偌大的走廊里,是凌乱的脚步声和刻意放轻的谈话声。“罗爷爷,别紧张放轻松。”
 
 
 
另一个小护士打岔说,“赵奶奶说的缘湖在哪儿呀?”
 
 
 
“缘湖,就是缘合路的东湖,我和你赵奶奶就是在那里认识的,所以叫它‘缘湖’。花开时可漂亮。”
 
 
 
手术室的大门缓缓打开,空气里飘散的淡淡的消毒水味变得刺鼻,伴随着一股阴冷的风,无端的恐惧侵蚀着人们的心。
 
 
 
老先生倔强的拿下了氧气面罩,握住医生的手,“这几十年,我和我家赵姑娘每天晚上,都手拉着手一块儿去缘湖散步,就像年轻时那样。”明明十分艰难,老先生却嘴角带笑,“医生……我要是不在了,我怕她孤单,没人陪她看花了。”
 
 
 
 
 
 
02
 
 
 
这位老先生叫罗在民,是个技术工人,没什么文化,但是在自己的技术领域也算是一把好手。
 
 
 
他口中的赵姑娘是他的老伴儿,赵婧一,是个人民教师。家境不错,一听这名字“妙婧多姿,有美一人”,就能看得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。
 

帮助文档 投诉建议 联系我们
浙ICP备19038669号-1 联合校园 @2021 unui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