隐隐约约感受到春暖花开,冰雪消融……
2735 0

艾叶

2022/8/12 22:17:36   


 ◆ 随笔
 
桥院读协 郭新鹏
 
 
 
美梦终究会结束,睁开惺忪的双眼,寒冷让我慵懒,又一次内心的挣扎,多待被子一会吧。
推开门栓定是奶奶,为我们做饭。
不得不起早。缸里的水结了厚冰,奶奶拿起锥子锤子,吃力的凿进去,一锤接一锤。顾不上寒冷,凿开后才取得水,饭才算有着落。
与寒冷的气温相比,被子里的温暖着实让人依依不舍,刚掀开被子一角,寒冷让我迅速裹紧,实在是太冷了,还是多待一会。挣扎几个回合,我果断爬出,快到十一点,该是吃午饭了。
“奶奶,饭好没?”我提紧裤子,夹紧祆子,菜极其朴素简单。萝卜大白菜自然必不可少,大白菜炖猪肉,大白菜熬汤,萝卜炖猪肉,萝卜也烧汤,实而不华,但却驱赶了寒气,温暖身躯,给人慰藉。
冬日最坏的必定是寒冷,但并非说它一无是处,在我看来,家乡的冬唯一的好处就是闲。
午后的那段时光可以说十分让人惬意。爷爷拿了小板凳子坐在门口,有时甚至坐在门坎,老人家必定怕冷,趁着暖阳,定是沐浴一番。任阳光洒落,亲吻着每一寸肌肤,爷爷只是静静的坐着,而不单单坐着,点上一支烟,腮帮一凹,一团烟气从嘴里冒出。奶奶将锅碗洗净,家里还没打理完,邻居的李三奶就喊打麻将。匆忙收拾完,就去了。午后真的很悠闲。
不知不觉中黑夜降临,太阳也冻的受不了,收起最后一丝余晖裹紧黑大衣回家了。冬日的夜,挟持着寒风,气势汹汹而来。关紧户门,生起炭炉子,暖意渐渐上头。喝点菜汤,实为享受。坐在火炉旁,谈家长里短,有说有笑,其乐融融,寒意在这时早己抛之脑后。炉火也倦了,摇曳着黯然的幽光。疲惫的人也懒得搭理,爷爷奶奶也都准备睡了。爷爷就赶忙的上床,脱下衣服躺下不忘将被角塞严,而奶奶用热水洗脸,用那散发香味的歪子油涂抹在脸上手上,来护理被寒风侵蚀的肌肤。
夜深了,寒风依旧,穿过墙缝,呼呼声刺痛耳膜。大被蒙过头裹紧,一天在睡意中结束。
隐隐约约感受到春暖花开,冰雪消融……
帮助文档 投诉建议 联系我们
浙ICP备19038669号-1 联合校园 @2021 unuid.com